时尚女人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潮流搭配 / 正文

他俩是全世界最能搞破坏的艺术家!

(2019-07-23) 潮流搭配 144 ℃


NO.1

巴西的艺术家Henrique Oliveira

他说:绝对不尊重艺术画廊的墙壁!

破坏指数5颗星

在这个世界上的当代艺术,当你问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所体现的讯息,你是最容易接受一个自大的回答或是另一个无聊的陈词滥调。在恩里克奥利维拉这里是不会有这样的情形,这位巴西艺术家以不规则的木件组成大的空间形式,给你一种超然的意识,你实际上是居住在他人的身体里。他的回答没有不必要的使用任何概念术语。

巴西的艺术家Henrique Oliveira这件艺术品以胶合板为主要材料,模拟大自然中植物自然生长的状态,能在一栋钢筋水泥的现代建筑里,感受枝藤纠结的活力,是不是有一种魔幻的感觉?

“废木板”在生活中太普遍了,小到家具,大到房子,随处可见。因此也就觉得熟悉。而随着全球化的进程,经济的快速增长,它们也被随处丢弃。而亨里克·奥利维拉选择用它来诠释并表达艺术,希望引起人们对现代生活的反思,增强环境保护的意识,冲破固有的牢笼(现代经济模式带来的能源危机、环境危机等),寻求更合理的经济发展和生活模式。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包括他生长的巴西,都应该重新认识。

奥利维拉1973年生于巴西,并生活和工作在圣保罗。虽然2004年他才取得圣保罗大学艺术传播学院艺术绘画的学士学位,并于2007年取得视觉诗意的研究生学位,但他从1999年就开始参加各种展览了,早期还是绘画作品。


用胶合板作为载体,创造出别具一格的艺术。他在2003年还是学生时就注意到胶合板在纹理,色彩,层次上的多种多样。他的创作往往占满一个房间,甚至用到更大的空间,在博物馆,在街上,创造出让人惊叹的场景。这些庞大的异型雕塑形成了另外一种三维空间。

胶合板,从房屋建设到家具制作都经常使用的普通材料,在全球化进程的当下,他们也被浪费和丢弃。使用这样的材料希望可以引起人们的反思,增强保护环境的意识,这一点对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


巴西艺术家恩里克奥利维拉表示为了自然绝对不尊重艺术画廊的墙壁!“我相信这样的讯息是从不起源于艺术本身,而是缺乏信息使某些造物特征,我很感兴趣,”他说,加入"我的作品可以感受一种空间体验,一种审美感觉,一种语言的发展,更多的指它的关系建立在观众的意识里。但是,任何试图找到一个信息将失败的.”。


恩里克·奥利维拉的艺术将不发布任何作品信息,但是他解释说,在他的工作中他的巴西的身份和文化是一种很明显存在。“我相信所有的一切,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语言,我们与在我们的生活中的其他人的交流,其的结果是我们的生活经验。”他说。

回归


巴黎的皇宫建筑改造

巴西艺术家恩里克·奥利维拉为巴黎的皇宫博物馆设计了一个自然派的雕塑,这件艺术品以胶合板为主要材料,模拟大自然中植物自然生长的状态,能在一栋钢筋水泥的现代建筑里,感受枝藤纠结的绿色活力,是不是有一种魔幻的感觉?


构造改变用途


艺术家Henrique Oliveira用很多木片打造的一个木头隧道,并制作出了复杂的树根系统,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人工打造的鬼斧神工之作。

NO.2

法国艺术家Baptiste Debombourg

一直让美术馆馆长发火的艺术家!

破坏指数5颗星

在法国,

他是“最杰出的年轻艺术家之一”

也是最能搞破坏的艺术家

震撼过后

一直让美术馆馆长发火的艺术家!

裂痕就是天生的一种艺术的画,

那这套室内艺术创作是一种将裂痕

配合凹凸的效果组合成了

一种被破坏瞬间的凝结作品。

艺术家访谈:


什么影响你成为一个艺术家?

我只是对什么都好奇,并试图寻找理解事情的最好方式。我非常害怕成为一名艺术家,但还是选择了艺术,因为它是目前最好的、有自由的去查找、搜索和创建项目。我也问自己问题——自我的问题,因为自我是很糟糕的艺术。我想了很多关于这个问题,最后,我选择艺术之路,因为它允许自由想象一切自由的实现在我们的社会,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有方式去和有方式可能做到


你工作在临时空间,你的作品往往是三维的,你为什么选择装置艺术作为您的介质?

这是你可以触摸的现实和观念,在工作中存在更多的方式。我决定在雕塑和装置上创建一些工作,因为当你做装置的时候不要把工作强加到每个人,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安装令人兴奋,它可以提供一个惊喜,最后长到足以消失,否则它只存在于记忆。这样的目地是确保这块存在没有我,这是最好的方式。


涌入房间的滔天洪水


Baptiste Debombourg,1978年出生在法国,毕业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作品《空灵》2012年于德国科隆附近一个古老的修道院内完成。Debombourg使用大量玻璃薄片来模仿涌入房间的滔天洪水,视觉效果十分震撼。

当你进入一个新的空间时,你看到时已经有注意了吗?


开始的时候我到达空间只是作为访客。它是工作的一种非常直观和明智的方式。我审视所有的背景,意义体系结构和材料也是人类释放出能量给空间的一种情结。我所面临的挑战是找到最好的材料,它将匹配它们之间的上下文关系。我不只是对材料感兴趣,我更感兴趣的是如何用原料来检查一些秩序的问题。作为艺术家,我们的工作是时间和表达我们感觉到的问题。

流动

作品《流动》Debombourg用百块裂开的挡风玻璃安装出这样一种装置,他们像一个被污染的特大洪水冲在画廊。它几乎感觉像是从高处被吐出的呕吐物。装置批判了消费。

你希望人们在你的作品里找到你提出问题的答案吗?

当你(在工作中)寻找东西的时候,常常不能马上找到它,因为你还没有准备好,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立即想要结果的社会”中。它是虚假的相信——直接得到结果是最好的方式。但我们必须继续寻找,当然不是来找“立即得到”,要能够自由地利用这段时间,在此期间,想象是第一位的,生活的的自由处于第二位。

进程的哪一部分给你最大的快乐?

我工作的时候并无太多的快乐,因为我一直在给自己更多的挑战,每次当我开始一个项目,挑战必将激励我,我知道它困难重重。在我实现过的所有项目中我背负巨大的压力,而结束时愉悦来临。

当我提交我的工作给人们观看的时候,我能立即看见它也开始工作。当人们说"这是什么?"或者"奇怪的艺术家"的时候,这是我得到的最好的报酬。

我愉悦于明白我有自由去做某事,又自由走了进来。这种自由也是某种形式的风险;它不是一种乐趣,这是一个风险,你与玻璃一起工作,你与一吨玻璃一起工作,你只有四天时间用1 吨的玻璃来覆盖 100平米的地方 ,你没有好的工具来代替做这项工作,所以每次有这种压力的时候,就没有欢乐。


喜欢就赞赏他


点击阅读原文,支持用艺术改变乡村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2-2019   2012-2019   www.lebonporno.com   版权所有